| 手机版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 
/skin/gov89/cms/zgby/images/logo/mainbg4.png||
/skin/gov89/cms/zgby/images/logo/mainbg1.png||
/skin/gov89/cms/zgby/images/logo/mainbg3.png||
/skin/gov89/cms/zgby/images/logo/mainbg2.png||
首页 新闻中心 党建园地 党务公开 学习教育 走进宝应
扬州日报:三十多年坚守一句“生死诺言” ——记宝应县大孝大爱老兵荀为民(上)
发布时间:2018-08-10   来源:扬州日报  编审:网管中心  浏览量:535 



    荀为民(中)和战友一同看望烈士金德勇的父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资料图片

    荀为民翻看战友老照片。


     “八一”建军节,烈日当空。宝应县射阳湖镇革命烈士墓,一个黝黑、清瘦的中年男子,站在金德勇烈士墓碑前,洒下一杯酒,鞠躬、敬礼。

    “德勇,我的好兄弟!受你所托,我照顾你的父母已经三十多年了。”中年男子一句一顿:“前几年,两位老人走了,走得很安详。相信你们在另一个世界团聚了,请代我向爸妈说一声,儿子想他们了。”话音未落,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叫荀为民,曾是国防部命名的“硬骨头六连”的一名战士。如今,他是一家保险公司总经理。

    三十多年前,在老山前线,他与战友许下生死承诺:谁光荣了,活下来的人要替对方照顾好父母;

    三十多年里,为了这一诺言,他默默替牺牲的战友尽孝,无怨无悔;

    三十多年来,他用省下的20多万元工资和伤残金孝敬烈士父母,上百次走入烈士家中,用一颗火热的爱心,抚平老人们的伤痛。

    ◆承诺◆

    1982年秋天,宝应县,两个不满20岁的热血男儿,穿着军装、戴着大红花,走入军营。其中,一个叫荀为民,另一个叫金德勇。

    1984年底,两人随部队来到老山前线。四海之内皆兄弟,更何况是老乡。荀为民和金德勇亲如兄弟,家乡、家人永远是聊不完的话题。

    战场上,炮弹声、呐喊声此起彼伏。看着受伤、牺牲的战友一个个被抬下来,两人心里都不是个滋味,脑海里浮现的,是家中双亲期盼的眼神,而后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“为民,假如我们两个人谁光荣了,活下去的那个要替对方照顾好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德勇,一言为定!”

    说完,两人对视片刻,右手紧紧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1985年3月8日凌晨,攻打小尖山的战斗打响。荀为民、金德勇主动请缨,成为“十六勇士”突击队员。战斗中,金德勇不幸被敌人的炮弹击中,光荣牺牲。荀为民的左肩、左臂和左腹中弹,因失血过多昏倒在战场。

    在医院的病床上躺了整整三天三夜,荀为民才从鬼门关逃了出来。X光片上,荀为民左肩、左臂等部位,10多个白点清晰可见,这是他体内残留的炮弹弹片。他说,“战场上我不怕死,为国牺牲是光荣的。但现在我不能死,我要好好留着这条命,去兑现那一句生死诺言,为烈士父母多尽孝道。”

    1985年底,荀为民退伍了,跟随部队护送烈士金德勇的骨灰回家。

    这是怎样让人动容的场景啊!上百人站在村口,有看着烈士长大的乡亲们,还有承受着白发人送黑发人巨大悲痛的双亲。“英雄回家了。”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不知谁喊了一声,抽泣声、哭喊声不时响起。

    “爸,妈,德勇为国家牺牲了,他是英雄!”荀为民冲上前,将两位老人拥入怀抱,哽咽着说:“以后,我就是你们的儿子,我养你们!”

    从烈士家回来后,两位老人泪流满面的一幕,在他脑海里时常浮现,挥之不去。“从为身边的烈士父母尽孝做起,努力去照料更多烈士的父母。”荀为民暗暗下定决心。 

    ◆坚守◆

    一个从战场回来的退伍老兵,三十多年来的每个节假日,无论刮风下雨,都在路上奔波。这些路的尽头,通往8位牺牲战友父母的家。

    牺牲战友的家最远的在浙江、上海,粗粗地算下来,荀为民已经走过了3万多公里。

    当他第一次拎着大包小包,满脸笑容走进射阳湖镇烈士范敬年家门时,对于这个莫名送上门的“儿子”,两位老人的态度有些冷淡。荀为民离开后,有邻居跑来跟老人说,“这小伙子估计也就耍耍嘴皮子,不信走着瞧!”

    没承想,荀为民又来了!那天正是范妈妈的生日,家里头却是冷冷清清的,桌上摆着的,还是前些天吃剩的咸菜。他把蛋糕摆在桌上,将带来的鱼肉拿到厨房,精心烧了一桌菜。把两位老人请上桌子,他倒下一杯酒,举起酒杯,恭恭敬敬地站在老人面前,“妈,祝您生日快乐!也祝你们身体健康!”人心都是肉长的,范爸爸、范妈妈抿着嘴唇,使劲不让眼泪掉下来,嘴里不停地念叨着:“好、好、好……”

    范妈妈患有高血压,经常会突然昏迷。有一次吃午饭,范妈妈又发病昏迷,正当全家人手足无措时,细心的女儿看到,母亲嘴唇微微颤抖,似乎想说些什么。她把耳朵凑近,原来母亲在不停重复着“打电话,给为民哥哥”。正在吃饭的荀为民,接到电话后立即放下手中的碗筷,驱车赶到乡下,将老人送入县医院抢救。

    苏醒过来的范妈妈,目光里满是爱怜,“儿啊,你身体也不好,要多注意休息。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,你要替敬年健康地活着!”话音未落,两行浊泪已顺着眼角流出。

    烈士金德勇的父亲,在世时喜欢抽烟、喝酒,荀为民经常带上烟酒前去看望,金妈妈每次都准备一桌好菜。酒到酣处,情难自控,想起光荣牺牲的儿子,老人总是泪流满面。“为民儿,德勇生前最喜欢吃红烧肉了,那时家里穷,一年都吃不上几顿,现在他不在了,你就多替他吃几口吧。”

    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何况是扛过枪、流过血的军人。但在家人、朋友印象里,荀为民却很“爱哭”。

    范妈妈去世时,荀为民流了3次眼泪。第一次是接到老人去世的电话,第二次是看到老人的遗体,第三次是老人火化时。每次,荀为民都哭得撕心裂肺,他说,过去自己经济条件不好,让爸妈跟着自己吃苦,如今条件慢慢好转了,爸妈却一个个离开人世,这个“儿子”,他当得不够好,还有遗憾。

    近年来,8位烈士中,6位烈士的父母已经与世长辞。荀为民为每一位老人送终,让每一位老人都走得风光、体面。尽管已帮烈士尽了孝,但他与烈士家庭的联系并未中断,逢年过节依然上门看望烈士的家人,还帮烈士金德勇、范敬年的妹妹找了不错的工作。

    ◆初心◆

    退伍后,荀为民在一家保险公司干业务员,每个月工资虽然不多,但加上伤残金,过过自己的小日子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然而,荀为民却过得近乎“寒酸”,衣服是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。有一次,兜里揣着刚发的工资,荀为民想买件衣服,准备掏钱时,一张“购物清单”掉了出来。他一拍后脑勺,自言自语道:“下个月就是中秋了,还没给爸妈买礼物呢。” 

    这张“购物清单”写着:范妈妈身体不好,需要买些营养品;金爸爸喜欢抽烟喝酒,这两样都少不了……

    1990年,荀为民和爱人张春红步入婚姻殿堂。成家过日子,处处都需要花钱。起初,荀为民瞒着爱人,替烈士尽孝,钱总是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时间长了,爱人再也忍受不了,一怒之下关上房门“审问”荀为民。荀为民自知再也隐瞒不下去,于是交待了实情。正当他准备接受责备时,爱人却拉着他的手说:“为民,咱们夫妻俩这么久了,难道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?像你这样重情重义的男人,打着灯笼也不好找啊!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荀为民眼圈发红。从此,在尽孝的路上,荀为民有了新“战友”,夫妻俩常结伴前往烈士父母家中,陪着老人聊家常,其乐融融。

    十年前,宝应退伍战友徐新林因病去世,那时,他的女儿正在扬州上大学,家庭经济困难。张春红从丈夫口中得知情况后,二话没说,取出三千元,女儿也拿出自己的零花钱,一家人陪着战友女儿,买新手机、新衣服,为孩子缴足学费。

    荀为民爱看故事片,特别爱看关于英雄的故事片。可每次看到军人牺牲时,他总会关上电视机,将自己锁在书房内。起初,女儿荀亚不解,张春红耐心解释道:“爸爸曾经也是一名军人,会想起当年战友牺牲的场景,会想起牺牲战友的父母,他心里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而爱人和女儿不知道的是,荀为民也从烈士父母身上得到了一份特别的慰藉。在自己的父母去世后,这份慰藉愈发强烈。正如这些爸妈离不开他,他也离不开这些爸妈。

    每次提到家,荀为民总是说:“我有两个家,一个有我的爱人和女儿,一个有我战友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两个家,两重情,两份爱。有人问,这两个家哪个最重要?他说:“哪个都放不下。”

    两个家,都连着同一颗心,一颗不忘为战友尽孝的初心!



中共宝应县委主办 宝应县政务信息网络管理中心技术支持 | 联系电话:0514-88282415 | Email:byxwadmin@163.com

Copyright 2005-2017 宝应党委门户网站 版权所有    苏公网安备 32102302010175号   苏ICP备05029266号

宝应县委网站 宝应县人大 宝应县政府网站 宝应县政协